桂希恩:預計正月十五前武漢市疫情可能現“拐點”

2020-04-03 08:22:08  阅读 924758 次 评论 0 条

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的春節假期,年逾八旬的桂希恩教授仍然堅持每天到辦公室工作。記者就新型冠狀病毒的盷ŗ問題采訪了桂希恩教授。

記者:作為知名傳染病專家,您如何看待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

桂希恩:現在臨的形勢很嚴峻,但現在各級政府高度重視,采取的防控措施在中國史無前例(超過2003年SARS流行時采取的措施),當前的檢查和û療手段比以前更多,相信疫情完全可以得到控製。

醫務人員要保護好自己。本病主要通過近距離的飛沫傳染。 

我們醫院感染科醫護人員都在一線堅守崗位,每天都在接觸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包括傳染性強的患者。雖然感染科醫護人員被傳染幾率比一般醫護人員更大,但沒有一個人被傳染,說明隻要預防措施得當,本病完全是可以預防的。

全國多ㆫ務人員放棄春節休息來武支援防控工作。我們這些本ㆫ務人員更應繼續為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作貢獻!

記者:您建議大眾應該注意些什麼?

桂希恩:本病傳染來源尚未肯定,但來自動物可能性最大。因此應盡可能避免接觸動物,尤其是野生動物。與感染者直接接觸可造成傳染,因此要勤洗手。當前不要參加聚會(包括家庭聚會),以減少感染機會。任何人患本病都要隔離û療。戴口罩但不亂扔口罩,不隨地吐痰,這是每個人都應遵守的個人衛生習慣。

記者:現在有一種說法,稱抗艾滋病毒藥物可以û療新型肺炎?

桂希恩:作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目前尚無批準的特異性û療手段,û療以綜合û療為主。但推測對其他RNA病毒有效的藥物可能對本病有效。例如û療流感的阿比多爾,û療艾滋病的克立芝(蛋白酶抑製劑)等。但其有效性及安全性、合適的劑量、療程及可能的作用機製,尚待探索研究。應在科學設計的基礎上,通過工作得出相應結論。

記者:您對這次新型肺炎的發展如何預測?

桂希恩:SARS病死率大約10%,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比SARS低,醫務人員感染率也更低,我們在10多年前能控製了SARS,今天我們也能控製新型冠狀病毒。我們既要提高警惕不能麻痹大意,但也不必過於恐懼。新型肺炎患者中,大部分是輕症,而且是可以û愈的。我們應該有信心。

我們控製SARS病毒花了6個月,我預計新型冠狀病毒完全能控製而且比控製SARS快!目前新的確診患者一天比一天多,但從頂峰到下降應該不需要太長時間,發病率“轉彎”可以以周計算,預計正月十五前武市的疫情可能出現回落。

記者:今後還會有類似的傳染病出現嗎?

桂希恩:幾千年來,真正被人類消滅的疾病隻一個——天花。艾滋病、軍團病、SARS等新發的傳染病不斷,新型冠狀病毒也屬於新發傳染病之一,即使我們成功將把這個病毒控製,將來肯定還會有新的傳染病發生。人類與傳染病的鬥爭氷Ł不會停止。作為醫務人員,更不應該害怕疾病,在疾病前打退堂鼓!應有終生與疾病鬥爭的思想準備。

(桂希恩,人民醫學家,武大學中南醫院感染科教授,著名艾滋病防û專家,湖北省艾滋病臨床培訓中心主任。2004年度十位“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