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人員口述:從武漢回來的我成了重點關注對象

2020-04-03 09:28:44  阅读 234291 次 评论 0 条

我是500萬離返鄉人員之一

立春了,這個冬天終於要過去了。

若幹年後回望,這一定是一段值得銘記的日子。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許多家庭無法團圓。疫情數據地圖的每次刷ヽ令人揪心。我們和千萬武人在一起,這不隻一句安慰,因為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之前,我們向用戶征集這段時間的故事,鼓勵大家寫下屬於自己的“武日誌”。現在,我們挑選出其中的幾篇,分享給大家。

醫生們追求,有時去û愈、ŮŮ去幫助、總是去安慰。我們相信,盡可能分享有關此次疫情的事實,對他人就是一種安慰劑,能夠幫助社會共克時艱。

無法團圓,但可聚心聚力。肺炎能將我們隔離,但字自有力量,將我們連在一起。如果你還有願意記錄下來的故事,歡迎繼續發給我們,文字、圖片、視頻均可,如果您沒有時間成文或拍攝,可提供線索並留下聯係方式。

要求真實、原創,文字內容不少於1000字,Ҁ時請注明署名及聯係方式。

500萬離返鄉人員,我是其中之一。我從沒想ぎ,一個春節竟然過得這樣艱難,每一天都感覺度日如年。

我總是不自覺地拿出手機希望能夠看到好消息,但總是控製不住地掉眼淚,頭暈耳鳴還有心Ū我知道我不能這樣了,除了每天報告身體狀況,我盡量不用手機,有時控製不住打開微博,然後又在信息沒加載出來之前關閉。

回家之前,都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今天這樣。

我是1月21日踏上回家的列車。在此之前,年底的收尾工作並不忙碌,日子一點點的向前推。病毒悄無聲息地擴散開來,而生活在城內的人包括我依然毫無所覺。态公交穿梭在城市裏,來來往往一如往昔。

陷ř續續,網絡上關於新型肺炎的消息越來越多,無從分辨真假。我隻能依靠有限的經驗,挑了一部分官方發布的消息和學術界的一些信息作為可靠信源。

我很不安,信息還是太少了。但我這個時候並沒有完全重視起來,總是隱隱覺得這種病毒離我還遠,這麼年輕不會感染的。我開始戴著口罩上班,再也沒敢去過菜市場。靠著之前存下來的菜度日,好在一個人生活吃得不多。

就這樣不緊不慢地,消息越來越多,難辨真假。一天一天,我就要踏上回家的旅程。

1月21日,早上5點,武雨夾雪。我叫了一輛出租車去站,司機師傅戴著口罩,我們全程沒有任何交流。

過江不久就到了武站,我百感交集,在站前拍下了一張照片。檢票口都是戴口罩的人,我順利通過了一係列檢查。

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車,出武不久就看到了窗外白雪一片。以往這時我都會感到期待,這時候開始後悔回家,不斷地自己會不會身上帶著病毒,回家會不會害了家裏人。我不敢摘下口罩,不敢去手間。

回到家,我開始了14天的居家隔離。因為,市裏通知要主動去醫院檢查,然而我打電話谘詢,定點醫院有限的試劑盒是不夠給我這樣沒發熱的人使用的,隻能先緊著疑似病例,電話那頭的人建議我居家隔離。

村裏下了通知,要統計從武回來的人員信息。我填好交上去了,第二天醫院派車來家裏給測體溫。第三天(1月23日),武“封城”。

一早醒來就看〙種消息,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

在武上了4年大學,畢業之後在我現在的單位參加工作至今,這是我在武的第五個年頭。我的老師、同Ū同事全都在那裏。平時嘴上說著武這不好那要改,〙時隻剩了擔憂。還留在城內的人,他們要怎麼辦。

群裏的消息響個不停。我跟小夥伴們都很擔心自己是不是病毒潛伏期,測體溫吃藥一樣不落。我怕自己是病毒攜帶者,消毒居家隔離一步不落,家人也跟我一起再沒出門。

除夕之前的這3天,我每天都在網絡上收集有關這次疫情的消息,確診病例越來越多,心裏也越發不安。

我們鎮上有8個從武回來的人,我成了重點關注對象之一。個人信息彙報之後,鎮上某書記親自到我家叮囑,醫院派車送醫生到家為我測體溫檢查,鎮派出所、區公安分局、防疫部門都來調查和叮囑。我知道我要配合工作,隻心裏有點委屈,我不是病毒,也不是定時炸彈,我隻不過是回家過年,誰能想到碰到了這樣的情況。

工作人員很辛苦,他們的防疫工作做得很到位。大年初一這天基本平靜下來了,我的心裏不再那麼恐慌。

居家隔離期間,我家門前拉上了專門的警戒線。每天醫生都要例行來檢查,我也就每天在家裏等著他來。那位醫生大哥哥安慰我說:“就快了,2月3日就結束了,等你開開心心來找我玩。”

這是一場戰役,已經不隻武了,我知道全國各地此刻眾誌成城都在防疫抗疫。

親朋好友的消息陸續收到,我也隻能告訴他們千萬別出門,等風波過去再聚。至於聽沒聽進去,我不知道。姥娘80多歲了,耳朵不好使了聽不見聲音。大年初二我們沒去給她拜年,初四這天她一直哭,可我們怎麼辦啊,隻能視頻裏一直大聲告訴她再過一周就可以去見她了。可她什҃聽不到,我知道她心裏害怕。

現實世界、網絡世界裏,人情冷暖全都在疫情中顯現得明明白白。這個本該闔家團圓的春節籠罩在疫情蔓屯的陰影裏。我想,這大概是我最不情願的一個寒假,我想早一點回到武。

或許之後應該做點事情,生命衛生健康教育是不是可以請納入我們教育的課程裏,從娃娃抓起,總不會錯的,家裏多個明白人總是好的。

在朋友圈看到一位老師的話,他說,病毒是對我們的規訓,居家觀察、隔離或防範就是上了一個全日製的培訓班,隻不知道下一課要講什麼。

居家不出的日子裏,或許有很多人像我一樣,經曆了恐慌煩躁夾雜著僥幸等等各種心理狀態,或許給自己找點事情做,會讓自己更舒服一些。看看Ū做個新菜、鍛煉身體都可以,脫離了社交的日子裏讓心靜下來,別陷入了另一種混亂裏。

最後,就像我在朋友圈裏寫下的那句:等待雲開霧散春暖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