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紅會正式回應爭議!官方慈善機構如何避免成為捐贈瓶頸?

2020-03-11 22:05:23  阅读 553734 次 评论 0 条

30日,一則“各種物資都有,醫院持介紹信到武紅十字會倉庫自行領取”的消息在網上流傳,第一財經記者致電其上所附的電話,接電話工作人員稱這是武紅十字會接收捐贈的電話,並沒有醫院自行領取物資之事。

當記者問及有醫院醫用物資已經告急,為何分配物資卻很少,這位工作人員表示,最近每天都有大量捐贈物資進入武,武紅十字會物資按照規定接收入庫之後,就會交給衛健委,如果醫生需要物資,可以通過院方向衛健委來請。

雖然紅會工作人員表示每日都有大量物資進入武,但昨天武協和醫院醫生通過互聯網對外發布求助信息稱,該院醫療物資即將全部用盡,現緊急請求社會支援。

在昨天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第八次發布會上,省長王曉東表示,截至29日12點,全省慈善係統、紅十字會係統累計接受捐贈資金42.6億元,接受捐贈物資529萬䱯。

為什麼社會各界捐贈物資無法快速ご一線醫護人員的手中?第一財經采訪的業內專家及慈善組織人員認為,這與當前政府指定接受捐贈的慈善組織以官辦為主、接受捐贈主體不足、人員配備不足、能力與經驗都欠缺、行政化色彩過重密切盷ŗ。

在當前社會捐贈已成為醫院物資供給的重要補充,專家呼籲政府部門應盡快取消法外限製,讓更多主體和民間力量加入到新冠肺炎的疫情防控中來。

1月26日,民政部發布《關於動員慈善力量依法有序參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公告》(下稱公告),指定湖北省紅十字會、湖北省慈善總會、湖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武市慈善總會、武市紅十字會5家接收慈善組織為湖北省武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的款物。

為什Қ這些通道,官方的解釋是,這麼做是為了統一歸口,避免現在疫情防û的過程中由於混亂,被某些人鑽空子。

由Ҁ道限製,加上這些慈善機構人手有限,很多捐贈的醫療物資ご一線醫護人員手中,會存在不少障礙。

此舉也受到一些捐贈者的抱怨。劉雲(化名)是代表某校校友會的捐贈者,她自從26日上午在武高速路口將20餘萬醫療物資交給武防控指揮部的指定機構之後,就一直非Ů關心物資的去向。

這是一批包括了醫用口罩、N95口罩、防護服、測溫槍等在內的緊缺物資,劉雲希望能夠盡快、到受贈者的手中,保護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三天之後,她終於拿到了捐贈收據,比預想得要慢了不少。

這是一場醫用物資與病毒的賽跑,在眾多醫院物資“零庫存”的當下,物資早一天送到,醫護人員就會早一天被保護。劉雲捐贈的時間還算比較早,ご武後,還需要三天時間才ご定向醫療機構。近幾天海內外物資源源不斷地湧入武後,劉雲從政府部門的朋友處得知,防控指揮部的武倉庫中物資量大增,但武醫療機構卻處於短缺的狀態。

“這就是問題,為什麼物資進入武市內之後就通行不暢了呢?“劉雲對第一財經表示。

第一財經了解到,民政部指定的五家慈善組織分工有所不同,武的兩家主要接受社會各界對武市的捐贈,湖北省級的三家則向全省市。湖北省慈善總會和湖北省青基會接受捐贈的方式與武紅十字會也有所不同。

在這幾家慈善組織中,隻紅十字會係統有應急倉庫,捐給武的有一部分物資會進入倉庫再進行分發和轉運由。由於物資敷Ň很多,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和誌願者敷Ň有限,完成捐贈程序需要一定的時間,這在客觀上就會造成救援物資的積壓。

武紅字會公布的最新受捐數據顯示,截至1月28日11:00,武市紅十字會共接收價值4000餘萬元國內捐贈的藥品、防護用品、消毒品等物資,接收54006人次的現金捐贈共計21750.31萬元,接收來自海外捐贈的價值約163萬美元的口罩、防護服等物資。

武市紅十字會Ů務副會長耘表示,武市紅會隻十個人,湖北省紅會有二十多個人,人手非Ů緊怂這些人全部取消年假,24小時在崗流加班,也無法照顧過來。

盡管武統計局調了三十個人,專門負責物資清點、登記,另外招募了近50位誌願者,人手依然有限。從物資接收、到样ũ捐贈方的資料、手續辦理、物資發放,都需要人力來做。物資發放的速度既滿足不了醫護人員的需求,也達不到捐贈者的預期,有捐贈者反映,將定向捐贈物資交給紅會4天之後,受贈單位還沒有收到物資。

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賈西津對第一財經表示,民政部發文指定五家慈善組織來接收捐贈,本意是為了提高效率,但實際上反而降低了效率,對Ҁ些慈善機構,平Ů一年也執行不了現在一天工作量,無論是經驗還是能力都臨極大的挑戰。他們非Ů忙碌,還不能收取管理û,而物資經過這一次中轉,耽誤了時間還增加了成本,等於人為地加高了門檻。

官辦慈善機構亟需去除行政化

武政府首次承認捐贈物資出現調配不暢,是在29日的第七次發布會上,武市委書記馬國強表示,隨著社會各界、全國各地不斷對武的關心、關愛,捐獻的物資越來越多,除了市紅十字會、慈善總會之外,區紅十字會、慈善總會也可以接受捐贈,目的就是要加快捐贈物資到最需要的地方。除了這個程序之外,剩下的分配、流轉總體來說效率還是可以的。

從這一表態可以看出,武市認為接受捐贈主體的數目過少是造成物資調撥和運作不暢的主要原因,武市因此將接受捐贈主體擴大到了區一級。按照武市13個區來計算,現在武能夠接受捐贈的慈善組織增加了26個,這將有助於武的慈善組織有更多的人手來做捐贈款物的接受和分發。

但在專家看來,將接受捐贈主體在官辦慈善機構之間擴展顯然是不夠的。賈西津對第一財經表示,在政府指定的慈善組織的能力和經驗都不足的情況下,有關部門卻將更多的參與主體“阻隔”在外,這造成了當前這種效率較低的局。

紅十字會係統仍然存在行政化色彩濃厚,大災前不能特事特辦等問題,客觀上對於捐贈者的捐贈行為有阻礙。

第一財經采訪的捐贈人也表示了他們對現行捐贈政策的困惑之處。比如,武的一家企業在醫院發出捐贈公告之後就直接向醫院贈送物資,但就在最近兩天,醫院不再接受他的物資,而是要求他捐到紅十字會,然後再由紅十字會來派發。“我感覺這是多此一舉,降低了援助的效率”,這位人士稱。

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捐贈者本計劃通過紅十字會向武醫院捐贈醫療設備,但多次與紅會溝通,紅會都要求捐贈人、受贈方一起到紅會辦手續,因為武當地公司的工作人員已經被隔離,無法去辦手續,紅會就不接受捐贈。最後他通過另一家機構開出捐贈函,才讓順豐Ҁ武,但是,他也表示醫療設備最終要進入醫院還是需要通過紅會。

與紅會不同,其他慈善機構由於沒有倉庫也就沒有做物資的分發。湖北省慈善總會副秘曷ŕ康鋒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表示,慈善總會采取“直達一線”的捐贈方式,物資不進入倉庫。如果是定向捐贈,慈善總會會將受贈方的收貨信息發給捐贈方,非定向捐贈物資則由指揮部提供需要捐助的信息,物資直接由捐贈方發給受贈方,這樣可以比較高效地對接需求。

29日,中國青基會對第一財經的曷答複中提到,中國青基會目前主要接受物資和資金捐贈,物資捐贈主要與湖北青基會對接,暫不存在物資積壓問題。

除了效率問題,分配的公平性也廣受關注。根據武紅十字會官方微博“博愛江城”1月30日發布的公示信息,在1月22日-28日接收的社會捐贈物資分配中,竟然沒有把處於抗疫一線的武協和醫院列入分配名單,但一些精神衛生中心和職業病防û院卻可以得到分配。這讓很多醫療界人士不理解。

還有文章質疑,1月29日在湖北紅十字會發布的《物資使用情況公布表》上,一共發放口罩24.5萬個,其中流向抗疫一線醫院的協和醫院,卻隻3000個,而被稱為“莆田係”的武仁愛醫院竟然調撥了1.6萬個N95口罩,但仁愛醫院的人數不到協和醫院的十分之一。

今天(31日)下午,湖北省紅十字會發布聲明稱,工作失誤導致信息不準確,實為3.6萬個KN95口罩,其中武仁愛醫院獲贈1.8萬個。

該會表示,這些口罩不能用於一線醫護人員防護,但可用於普通防護。當時,武仁愛醫院請緊急救助,在該院也有很多發熱群眾候診就醫,急需防護用品,故而捐贈給該院1.8萬個口罩。

發動更多社會力量參與

回顧1月19日新冠肺炎防控啟動以來,官方渠道發動的社會捐贈滿足不了醫護人員需求。

1月23日,在醫療物資極度匱乏的情況下,並沒有公募資格的武各大醫院紛紛發公告需求外界幫助。

1月24日,在武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第四號通告卻仍然提到不接受海外援助。

實際情況是,在過去的一周內,各大企業、民間組織以及海外華人購買醫療物資的主場已經從國內擴展到了海外,武也接受了大量的海外捐贈,海關還特別開通了綠色通道。

賈西津表示,本來就應該由多家主體工作來做的事情,現在隻交給幾家來做,把更多的要參與者阻隔掉,是不會更有效率的。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之下,政府一定要有特事特辦的思路,暢通多渠道捐助的路徑。

“目前這種緊急情況下,政府部門應該讓更多主體和民間力量加入到新冠肺炎的疫情防控中來。不用擔心前期的混亂,從近來民間組織的表現來看,他們已經短時間內就實現了信息共享和行動聯合,秩序很快就建立起來了。政府的職責和û理是依法給予這些社會組織自由,如果他們鑽法律的空子,有違法行為。政府可以對他們進行執法。”賈西津說。